[ 酸鹼中和 ]
關於部落格
目前APH中心(APH國家擬人注意事項請務必點此閱讀),以及其他雜亂心得日記。
  • 1063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 / 靜臨】CWT24無料配布



--


  平和島靜雄絕對不會相信自己甫一踏進家門就看見什麼景象,或著說,他寧願不去相信有個混帳現在正坐在自己的床上哼著小歌的事實。他閉上眼,默數三秒──在這傢伙身上花上三秒都嫌浪費──睜開眼,很好,真的是現實是吧。他能感受到自己額上的青筋此時正蓬勃跳動著。
  「唷,小靜,歡迎回來~」完全沒有侵入民宅自覺的元兇笑得一臉明媚,對自己死到臨頭的處境絲毫不受影響。
  「臨──也──君──」忍耐,這裡可是自己家,東西壞了可不能像公物一樣丟著就走,「為什麼你這混蛋又跑來池袋還出現在我家?」
  「唉,因為突然很想見你~」你的尾音還沒落下,他的視線就迅速的往後倒退,直到後腦杓的痛麻感傳至神經才意識到自己被抓去撞了牆。
  看著一臉凶狠瞪著自己的兇手,折原臨也很開心的笑了:「小靜還是一樣衝動呢。你看,都流血了。」
 
  憑靜雄的氣力來說這樣已經非常收斂了,不過些許的血絲依然延著耳際滑落臉龐,直至將對方揪著自己的手都染了個鮮紅。
  靜雄皺了皺眉頭,發現除了慣有的鐵鏽味外有著另一股他相當熟悉的味道:「你喝酒?」
  而且酒味很重。雖然臨也不是容易醉的人,他現在的樣子也不像已經喝了爛醉,但他會主動去碰這麼烈的酒確實有古怪。
 
  「就說因為想見你了。」用力拍掉對方些微放鬆的手,臨也照樣報以慣有的笑容:「不過因為很討厭你,多少要催眠一下自己。」
  「那就給我回去!」靜雄忍不住朝著對方咆嘯:「沒事發什麼……喂……」他瞪大了眼瞳,看著臨也舔舐著自己的手指,唇上沾染了點點殷紅。
  「幹嘛?」眼角有著藏不住的戲謔,隔著衣料下身若有似無的摩擦著,此時靜雄才發現自己將他強壓在牆上的動作令臨也幾乎半跪在他身上,赤紅的雙眼帶著些許勾引的味道:「我的血灑在你身上可真是太浪費了。」
 
  誰也不記得究竟是怎麼擦槍走火的,不過至少他可以確定臨也的皮帶可是他自己卸的,黑色大衣隨手扔在一旁,雪花般的蓬鬆毛料也沾染了幾滴鮮血,卻也不曾見臨也換過其他衣裝。(「你不也是成天穿的像COSPLAY麼?」「那是幽送的!囉唆!」)
  舔吻著形狀優美而平時也沒花什麼心思在遮蔽的鎖骨,肌膚在酒精的揮發下呈現溫潤的粉色,臨也靠在他身上半闔著眼享受著分身在對方掌上來回摩擦的快感,甜膩溫熱的喘息幾乎快奪去他所有的聽覺。
 
  「……怎麼了?」感受到靜雄的動作突然停了下來,他回過神來用著有些迷離的眼神看著他。
  「你今天不太對勁。」他用難得平靜的口吻說道。跟這混蛋有著太多年的孽緣,他知道平時的臨也是性感而近乎妖媚、令人恨不得想從體內活生生摧毀他的,而如今卻一副焦躁無知的模樣。
  「那是你的錯覺。」臨也勾起嘲諷的笑,「做到這地步卻不上我嗎?與其說小靜是單細胞生物還不如說是……性冷感?」
  忍住一再湧起的怒氣,靜雄用著接近低吼的聲音問道:「你最近又做了什麼好事?」
  臨也歪了歪頭,狀似天真的唸著:「嗯,今天當然也愛著所有人類們唷!調查了幾個人、製造了一些混亂、坑了幾個白癡的錢……最近實在太無趣了,完全沒有令人娛樂的成分。即便如此世界如此無聊,人們還是會一直成長,直到帶給我無限的……」
  「閉嘴!」將懷中的人二度甩上牆壁,手掌掐上那帶著吻痕的頸脖,「我沒興趣知道你的人生哲學!」
  「唉,小靜真是太無趣了。」前後夾擊的痛楚令他沾了些淚花,眼神卻沒有絲毫反省的意思:「不過這才是正常的小靜嘛。嗯,不過剛才的溫柔倒是沒算到就是……」
  「你到現在還想對一切說謊嗎!」
 
  空氣一瞬間凝結了起來。
  直視著怒沖沖瞪著自己的靜雄,臨也冷笑一聲。「明明只是個連如何去愛人都不知道的小靜。」
  「你又好到哪去!」
  「我可是深愛著人類啊。」赤紅的眼瞳是自己熟悉的自信與張狂,嘴裡吐出的卻是如誘惑般的輕柔,「只有他們不斷製造出新的樂趣供我娛樂,我才能夠滿足於這個世界。只要人們依然在這世上相愛相殺著,這就是名為折原臨也崇高的愛!你知道嗎,小靜?我一直看著你所畏懼的,即便我在利用你,卻只有我能夠碰觸得到……」
  「那、又、怎、樣!」面對著怒視自己的男子,臨也一瞬間覺得自己似乎對他感到陌生了。不過很有趣,非常有趣……
  一把抓起正落在自己身旁的大衣內的小刀,臨也想也不想就朝勒住自己的手捅了下去,不過這種程度的攻擊在見血的同時多少只能讓小靜鬆手吧?
  趁對方還沒來得及反應前他迅速的上前烙下一吻,勾起明媚的令人厭煩的笑容:「我果然還是最討厭你了,小靜。」


Fin. //


--


日安,這裡是沒想到還有空間可以廢話的復活節。
 
首先感謝您閱讀了這篇從頭到尾都不知所云的小報……(抹臉)
說好的娼婦臨也呢?最後為什麼會變這樣啊?原本想直衝R18的不過礙於字數和發送尺度問題所以還是硬是卡在這裡,不過拿到圖後就覺得不寫R18真是對不起阿空啊好想把臨也操到哭~!(自重!)
 
由於兩位都是臨也廚,在討論的過程中真是深刻感受到臨也病的人們多少都抱持著扭曲的愛XD(???)
怎麼會有這種讓人想痛打他又充滿愛的角色啊!看到他三八中二又欠揍就覺得心情愉快www
至於後面,私自認為小靜只是缺乏愛的聰明人,臨也太中二就不管他了。(喂!)
 
寫的過程中深刻感受到塞爾提的心情(???),雖然可以想像H場面不過要他們兩個談愛實在太困難了……好想把臨也抓去掄牆……(咦)
如果這種微妙的情感有傳達到就好了。(人家不要)
 
順帶一提跟臨也有關的CP無論左右一切Free,請大家快跟我作朋友:$(走開)
反正還有空間就來點臨也性轉吧!甘樂姊姊LOVE!
 
 
女孩咬著一綹髮絲,指尖有意無意的滑過黑襪,媚惑在赤眼裡無限流轉,嘴裡吐出清靈的嗓音:「把自動販賣機丟過來的話可是會讓迷你裙飛揚的哦?難道小靜就這麼想看我的內褲嗎,討厭好色~」柔媚的聲音令人渾身酥麻,不過內容就是另一回事了。
 
……想把她殺千刀。
平和島靜雄猛跳著青筋,手指險些用力過度插進鐵塊裡,令普通人驚悚的重量就這樣卡在他身上丟也不是不丟也不是。
 
女孩調整了下愛掉不掉的黑色細肩帶,若無其事的繼續說道:「其實要給小靜看也不是不行啦?畢竟小靜也是血氣方剛的處──男──☆」小指勾起過短的裙襬,可以窺見若隱若現的黑色。
 
「折──原──臨──也────!!!」
 
 
……大概就會是這樣的青春劇吧。(喂!!!!!!)


--


啊,這裡是追加的部份。
覺得後記的部份說得不夠清楚有點在意……(真囉唆耶)

小靜的情感直接而單純,他會很明確的感受到自己缺了什麼。(我指的聰明人是指這裡XD)
臨也大概是就算努力想了也不會通吧反而朝很歪的地方走去XD(到底有多愛婊他)

大概就是這樣啦。哦哦哦好想看帝臨哦。(閉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