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酸鹼中和 ]
關於部落格
目前APH中心(APH國家擬人注意事項請務必點此閱讀),以及其他雜亂心得日記。
  • 1063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DRRR / 帝臨】Long Slow Slide



--


  悄悄話【臨也先生,我們利害一致。】
 
 
 

 
 
 
 Long Slow Slide
  
      緩慢而漫長的
              墮落
  
 

 
 
 
 
  他想那個應該稱得上是戒慎恐懼的愛撫。滑過光滑背脊的手微微顫抖著,咬著耳骨廝磨的溫熱氣息侵蝕著他的理性,喊著他的名字的聲音倒是意外堅定。嗯,勉強還算合格啦,還是該說偶爾體會一下年輕人的青澀也是挺不錯的?
  「那是臨也先生自己太奇怪了吧?」對方小聲的抱怨著,手指撫過他已經勃起的性器搓揉著。
  「沒辦法,因為我愛著人類啊。」臨也笑得很開心,欺身向前親吻他。不太想去追究句子後面代表的真正意義,龍之峰帝人只能確定對於這件事臨也可是比他熱衷多了,而且相當理解……如何挑起人的慾望。幾乎可以用撩人來形容的呻吟聲放肆地在空蕩的房間迴盪,蒼白的肌膚染上了情色的紅潤,汗水和透明的黏液沾染了精實的小腹,折原臨也一反平常乖戾形象的媚態確確實實地烙印在他的視網膜上。
 
  指尖撫過大腿內側,帝人舔了下嘴角,無預警的感到喉嚨乾澀,像被人勒住了頸喉般。
  新生的粉嫩新肉連接著有些尚未完全復原的傷疤,蜿蜒著在男人身上刻出怵目驚心的蛇。指甲輕觸的瞬間他能感受到身下的人敏感的顫抖了下,隨即又換上挑釁的笑直勾勾地望著他:「別告訴我你忘了?」
  帝人並沒有作聲,只是緩慢的伸出舌尖舔吻著傷口。
 
  很聰明,比起口交這種方式在另種意義上更能刺激他。他笑了幾聲,難以形容的酥麻透過喘息淹沒了他原本要說的句子:「嗯……你還記得……哈啊……你拿著筆……在我的身體上……劃下的嗎?」
  當時他並沒有掙扎。即便是瘋狂的,龍之峰帝人的眼神對他而言也太過熟悉,那種執著就像往日的自己一般,但是又夾著些他所缺少的……啊啊,多麼令人嫉妒,原本只是想看看他能進化到什麼程度,如今這個少年卻踏著他曾經走過的道路而超越了他。但是,很有趣。有趣到他想放聲大笑的地步。
  想要你所期望的世界嗎?給你。記得把我最愛的人類留給我就好。
 
  「臨也先生……」進入的時候他的聲音帶了點哭音,夾雜在自己的喘息之間也依然清晰。哭什麼呢,這會讓他覺得自己有些可笑,而這個在他體內索求的男孩反而真切無比。
 
  自己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愛著人類的?出生的時候、喝奶的時候,抑或是童年中某個美麗而不知名的夢?不過那無所謂,他也早就忘了。它早已是種本能,悠悠的在血液中流動,原生的衝動啃蝕了折原臨也的每一吋神經,而他甘之如飴。不知情者會以為他上揚的嘴角是在嘲笑著世界,玩弄著人們是對棋子的不屑──啊啊,你們是不會懂的,當然我也不期待你們能夠理解我最深情的告白,對人類至高無上的愛。如果不脫離常軌的話可是會被瞬息萬變的世界給拋下的喔?你也有這種覺悟嗎,龍之峰帝人?對於你所期待的非日常──
 
  「你也、愛著你的……非日常嗎……?」
  他喘息著,笑著勾起對方的脖子送上最甜美的吻,如毒藥般的媚惑。
 
  帝人只是沉默著。
  扶著臨也的腰骨,被僅屬於人類的熱度包覆著的慾望再一次用力衝刺,像是在訴說著什麼一般將一切拋射出去直至靈魂深處。
  「你會陪我到最後的,對吧?臨也先生。」他覆在他耳邊廝啞地說道,雙手不輕不重的擁著在懷中癱軟的人,無非佔有或無謂,只是抱著。如戀人一般單純的擁抱。
 
  「當然。」他勾起亟欲待摧的美麗笑容,像是在哄著心愛的孩子般:「但你也要愛著我才行。」
 
  愛著我。愛著世界。愛著現實。愛著自己。然後愛著我。愛著。愛著。愛著。
 
  愛著。
 
  直到死無葬身之地。
 
 
Fin. //
 
 
--
 
 
嗯……看完小說第一集的人應該還記得Dollars的原意是「墮落s」吧?一看到這個標題就覺得適合帝臨適合的不得了。
原本在黑帝人和現在這個帝人間搖擺,不過既然是第一次寫帝臨還是這樣吧(?),一邊哭著(你根本沒寫)一邊上臨也實在太──萌──啦──(自重)
 
當初是被「帝人就是臨也的昨天」這句話打到,真是萌到全身發抖啊這個組合。P網的tag「魔王與道化師」也是萌到我整個不知所云……!
總之帝臨是個到後面才能理解它箇中滋味(?)的配對,為了不捏大家太多就先點到這裡吧。
 
再說一次帝人生日快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